• 「阿明,你什麼時候回家?」等待一家團圓卻不可得-秀琴阿嬤的故事


    小時候你一定讀過五柳先生傳,文章描述了不為外界打擾、令人稱羨的桃花源;而當我第一次來到這裡時,也有這種感覺。
     


    (圖片來源:pexels)
     

    在六張犁附近的半山腰上,蓋了一間「土角厝」,門口有三隻狗駐守著,裡面住著一位老阿嬤、一位孝順的長子、一位失聰的孫子、一位偶爾回家的女兒和一位混黑道的兒子,以及一群討人厭的蚊子。


    秀琴阿嬤是一位相當勤奮的人,他的兒子心疼地述說母親的過去,她一個女人家獨自養了20頭豬、照料家庭,可以想像那是多麼忙碌的生活。後來年紀較大時,也曾做過某位名人的幫傭,直到中風而停止了所有的工作。

     

    第一次踏進阿嬤家裡時,她坐在輪椅上,嘴裡不斷喊著兒子的名字:「阿明、阿明啊!」在服務的兩個小時裡,阿嬤一直是這樣喊著。她心裡有個人,一直希望他回來。

    後來阿嬤也曾叫過我:「阿妹啊!阿妹啊!」這件事讓我興奮不已,我以為我有能力改變什麼。

     


    (圖片來源:pixabay)



    ▌  居服工作不容易 交通、體力都是考驗

    我相信有些案子確實不容易找到服務員,像是交通、負重都是難以避免的部分。

    原本這個案子是由別的同事服務的,但因為要一直抱上抱下,體力變成一項考驗。社工試圖安插更多人力來服務這個家庭,但前前後後試了很多人,卻都未能有結果,最後只剩下我,還有三隻叫做小黑、小黃和小熊的狗狗們。

     

    在短短兩個小時內,我要完成備餐、沐浴、餵飯、洗衣、曬衣、曬被、打果汁、餵藥、上廁所,最後再協助案主回床上休息。

    我認為一位稱職的居服員,除了本身應具備的技術和體力外,頭腦也要相當清楚才行。其實在許多較困難且辛苦的個案中服務,自己的能力也在默默地提升中。當然,你可以選擇說「不」;我也必須承認,我的驕傲確實讓我吃了不少苦頭,因為,我覺得我一定可以。

     

    有時我很難想像一個沒有穩定收入的家庭,要如何生活下去?更別說申請居服員的支出了。我有時會帶些東西給阿嬤吃,即使阿嬤顯得不太明白,我仍然感受到我們的關係是那麼地親近。

    在餵阿嬤吃飯時,我會和阿嬤說說話,也很感謝阿嬤一直當我最忠實的聽眾,不曾逃離;雖然我常問阿嬤愛不愛我,她從來沒回答過,但我仍感受得到阿嬤對我的愛。

     

    (圖片來源:pixabay)



    ▌  阿母阿母!我會再回來看你......

    那是一個很熱的夏天,一位陌生男子來到家裡,小黑、小黃、小熊不停地吼叫著。他的額頭上流著血,夾雜著汗水,身旁還跟著兩個人。

     

    他表明了他的來意後,便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千元紙鈔,並詢問阿嬤一個月得花費大概是多少,留下了數千元後準備轉身離開,而當他呼喊:「阿母、阿母,我會再回來看你的。」時,他臉上的血水、汗水與淚水交織在一起,我也忍不住熱淚盈眶。

     

    雖然我不清楚阿嬤的兒子為何選擇一條崎嶇的路,進而無法在一旁照顧,但我清楚知道,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有著一種渴望,就是希望家人可以永遠在一起。

    我很感謝在我的日子裡有福音,這些美好又正義的教導,幫助我度過不平順的日子,也陪伴我一起經歷過許多,因為努力鞏固家庭而獲得的豐盛祝福。

     

    (圖片來源:freelyphotos)


     

    ▌  擔任照顧工作的人 也需要別人來照顧

    每個人都會生病,沒有人例外。某一次我的鼠蹊部犯病,恰巧奶奶的大兒子,也就是主要照顧者,也病了,我們都需要休息,需要其他人來分擔我們的照顧工作。

    以前我不懂,也不認同社工所說的:「工作是工作,不要把感情放進去。」

    確實,有了感情的交織,讓我在這個家庭中面臨到了前所未有的掙扎。阿嬤的兒子說:「你能生病,我就不能生病嗎?」我想,他是在釋放壓抑已久的所有壓力,接近崩潰的邊緣。

    我們都過著太緊繃的生活,也都把自己逼到了極限,我哭了、他也失控了,社工果決的停掉了這個家庭的服務,改由別的單位來接手。

     

    冷靜之後,回想起新聞報導的某些畫面,標題寫著「家庭中的照顧者,難以承受獨自照顧的壓力,最後與摯愛的親人一同走上不歸路......」。

    我一直相信,這個社會還是有很多溫暖,人們內心的尊嚴與驕傲,往往是阻撓我們跨出去尋求援助的絆腳石。

     


    (圖片來源:pexels)



    ▌  社會資源要如何分配,才能幫助到弱勢呢?

    如果這個家庭早一點尋求協助,或許情況會大為不同,或許就不需要在颱風來襲前修補屋頂;也不需要在雨季時堆放許多水桶,在阿嬤睡覺的木板床上,怕被子被淋濕;家屬甚至可以放心地從事一份正當的工作,供養家庭。這個社會的資源到底要如何分配,才能用在對的人身上呢?

    或許我們更應該思考的是,把長輩留在身邊照顧才是孝順?怎麼樣做才是最適合的安排?任何疾病都是有病程的,應該在不同的階段提供適當的照顧模式,祈求神可以讓我們一直充滿仁愛與智慧。
     

    希望小黑、小黃與小熊在我離開之後的日子裡可以好好看顧這個家,不要再對郵差先生亂吠了。最後,我仍然想問阿嬤:「你愛我嗎?」阿嬤,我很愛你,你知道嗎?

     

    居服員藍家蓁的日常>>



    居服員藍家蓁的其他照顧故事>>

    ◆  「飯裡面有毒!」有精神疾病的她,過得也很辛苦-陳潘女士的故事


    中風相關文章:

    ◆  遠離隱形殺手 六原則預防腦中風

    ◆  把握黃金三小時,辨別中風四步驟,預防中風八守則

    ◆  腦中風後 要怎麼吃才能顧及營養與健康呢?

    ◆  把中風原因找出來!五大關鍵 預防二度中風



    身心障礙相關文章:

    ◆  去哪裡做身心障礙鑑定?各縣市身心障礙鑑定醫院名冊

    ◆  如何申請身心障礙手冊?身心障礙者的福利與服務一覽表


    善用資源,讓我們與你一起照顧家人:

    ◆  長照家庭不孤單,現在就能申請的「居家服務」

    ◆  讓長者在社區養老-伊甸基金會的「家庭托顧」


    ―――

     

    ◎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,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,或想提供更多更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,歡迎聯絡我們:8525icare@gmail.com
    ​​​​​

    ◎若您欲轉載文章內容,歡迎您透過 E-mail 來信與我們聯絡,討論相關事宜。切勿未經授權擅自下載、複製、更改、發行,或其他使用。8525icare@gmail.com

      • 長照天使 居服員 藍家蓁
      • 現任:臺北市家庭照顧者協會居服員、秀峰義消特搜救護分隊隊員、臺北市家庭照顧者協會常務理事、參與2014年勞動紀錄片《長照的天使》拍攝。

        感謝有機會能在居服的領域中,發揮各種能力,用神厚賜給予我的一切去行善。這項工作雖然沒有穩定的收入,更沒有社會地位,還要四處奔波,但是我們感受到愛的力量源源不絕,讓我有動力繼續向前。

        對我而言,這是一份相當有價值的工作。未來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加入,一起來為長照盡一份心力。

        來看長照天使的照顧故事:
        http://www.ilong-termcare.com/Expert/34
      • 「飯裡面有毒!」有精神疾病的她,過得也很

        「阿明,你什麼時候回家?」等待一家團圓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