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「可以幫我立遺囑嗎?」一個老兵,一隻黑狗-耿爺爺的故事


    過去,服務過無數的案件中,獨居的長輩也不計其數。
     
    爺爺是一位退休的老兵,獨自居住在芳蘭社區裡,那個地方還設立了一間公共廁所,是一個很特別的景象。
     
    開始服務後才知道,原來爺爺家沒有廁所,爺爺住的是矮房子,應該說,那一區的房子都是這樣,是一個滿有特色的地方。
     
    除了鄰近的軍營外,沒看見什麼其他的,而路上所見的全都是老人,此外還有一群相互追逐的狗。用偏僻和荒涼來形容那個地方,再適合不過了。
     
    獨居老人
    (圖片來源:pixabay)
     
    來到這裡服務很像「下鄉」的感覺,路口有一家雜貨店,燈光昏暗,擺設凌亂,但卻是唯一感覺有人的地方。那間不起眼的雜貨店對爺爺來說還真的很重要,爺爺每天都會喝上兩杯,爺爺有很大的菸癮,而雞蛋、泡麵更是常拿來裹腹的食物。
     
    由於爺爺個性溫和,我試圖取得他老人家的同意,想要好好整頓這凌亂不堪的居住空間。

    爺爺只是笑著說:「地板掃掃就好,別太累。」我也笑著回應:「知道啦!」
     
    人不論活到幾歲都有一種求知的渴望,我立刻捲起衣袖,首先,整理我最好奇的冰箱,這麼多年來不曉得爺爺都吃些什麼過日子?眼前看見的是包子、饅頭、水餃、麵條,幾根枯黃的菜葉,和一包包小黑狗吃的骨頭;當然還有一些看起來已經發霉腐敗的食物及罐頭。向爺爺報告之後,火速地丟棄並迅速將冰箱擦乾淨。
     
    人獨居好嗎?如果爺爺可以選擇,他會希望獨居嗎?還是去住榮民之家比較好呢?後來有機會和爺爺閒聊時才知道,他不想去榮民之家,是因為一個人自由慣了,已經一把年紀了,還叫別人管好嗎?

    聽到這裡,我也就沒再追問下去,只是靜靜地看著爺爺吞雲吐霧,好像在訴說著:
    「一個人,沒有親人,都無所謂了。」
     
    我買了一罐油漆,準備幫爺爺住的地方大改造,無意間看見髒髒的牆壁上留有一支還算清楚地電話號碼,我又好奇地問這是誰的號碼?爺爺說,那是他假結婚的太太,過去你是否在媒體版面看過老兵被騙婚、騙錢的新聞?此時頓時覺得有幾分真實感。
     
    有幾次還接到假太太來電叮嚀我,如果爺爺有甚麼三長兩短,一定要馬上通知她。你們覺得我會通知假太太嗎?答案呼之欲出,因為神教導我們這輩子所行之事皆要正義,我不會再寫到有關這位假太太的事了,因為那不值得。
     
    居家服務
    (圖片來源:pexels)
     
    爺爺感慨地說,這間陪了他幾十年的房子從未這樣整理過,在床邊的牆上還掛著兩張爺爺的獎狀,也未曾擦拭過。
     
    爺爺說,他在很小的時候,就獨自一人離開家鄉,沒有父母的照顧,也獨自經歷了戰爭的那些日子......真的很感謝爺爺過去為國家所做的服務,也希望透過居家服務能讓爺爺感受到溫暖和愛。
     
    天氣好的時候,我會趕緊把被子、枕頭拿到外面去曬,因為有一股濃濃的霉味。
     
    這個家的成員除了爺爺和小黑(陪伴爺爺的流浪狗)之外,當然還有幾隻令我害怕的老鼠和蟑螂。但是有一天,小黑出去玩後,就再也沒回來了,我看得出爺爺的傷悲,在那煙霧瀰漫的空間中久久散之不去。
     
    我不禁想起我帶小黑出去散步、幫他洗澡的畫面,這位黑老大是有想法的。
     
    以前我曾想,中風的爺爺行走不穩,如何牽著小黑去散步,危險極了,希望小黑夠聰明,盡可能的保護爺爺才是。
     
    有一回,大概是電視節目不好看,爺爺盯著我對我說:「可以幫我立遺囑嗎?」我冷靜地回答:「我們先打電話給社工,他們會有辦法的。」之後,在社工、里長及相關人員的協助下完成了爺爺的心願。
     
    當一個人走到快接近人生的盡頭時,最想託付的是什麼?最想見的人又是誰?還有,最想用什麼方式告別塵世?我也還在找答案,但在爺爺身上我學習到的是,凡是做好準備,凡事不拖延的原則。
     
    預立遺囑
    (圖片來源:pixabay)
     
    時間是神賜給每個人最棒也是最公平的禮物,人若是能在自己還有自主能力時,決定自己未來沒有自主能力時的意願的事,是明智又得體的做法,不但能讓所有的事進行得更順暢,還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爭端。
     
    很快的,立遺囑這件事便圓滿落幕了。事隔沒多久,在一次服務過程中,我發現爺爺坐在椅子上無法移動、嘴巴有些歪斜,疑似二度中風,便通報了相關單位進行後續的處理。
     
    在那之後,案子結束了,我很高興和爺爺相處的幾個月的時間,我不確定爺爺生病之後還會不會記得我,但我不會忘記,我們在那矮房子裡相處的快樂時光,因為他真的是一個仁慈的爺爺。
     
    後來爺爺再也沒有回到那矮房子裡,至於小黑有沒有回去,我也不曉得。社工說爺爺出院後就直接轉進榮民之家了,一個爺爺曾告訴我,他不想去的地方。
     
    二度中風
    (圖片來源:pexels)
     
     

    居服員藍家蓁的日常>>
     
     

    居服員藍家蓁的其他照顧故事>>
     
    ―――
     

    ◎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,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,或想提供更多更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,歡迎聯絡我們:8525icare@gmail.com
    ​​​​​
    ◎ 若您欲轉載文章內容,歡迎您透過 E-mail 來信與我們聯絡,討論相關事宜。切勿未經授權擅自下載、複製、更改、發行,或其他使用。8525icare@gmail.com
      • 長照天使 居服員 藍家蓁
      • 現任:臺北市家庭照顧者協會居服員、秀峰義消特搜救護分隊隊員、臺北市家庭照顧者協會常務理事、參與2014年勞動紀錄片《長照的天使》拍攝。

        感謝有機會能在居服的領域中,發揮各種能力,用神厚賜給予我的一切去行善。這項工作雖然沒有穩定的收入,更沒有社會地位,還要四處奔波,但是我們感受到愛的力量源源不絕,讓我有動力繼續向前。

        對我而言,這是一份相當有價值的工作。未來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加入,一起來為長照盡一份心力。

        來看長照天使的照顧故事:
        http://www.ilong-termcare.com/Expert/34
      • 「飯裡面有毒!」有精神疾病的她,過得也很

        「阿明,你什麼時候回家?」等待一家團圓卻